导读:简介:诺基亚,曾经引领和代表了手机的一个时代。英雄末路,总是让人特别伤感。如今,看到手机店里曾经独领风骚的诺基亚默默地缩在一个角落里,让人唏嘘不已。 “干爹”微软在完.."/>
  • 手机版 |
  找回密码 ×
   
   
     

微软裁员 诺基亚“买单”,企业报道_中国行业信息网新闻--新闻资讯频道

字号:T|T
发布日期: 2014-09-27  浏览次数:6082
核心提示:
导读:简介:诺基亚,曾经引领和代表了手机的一个时代。英雄末路,总是让人特别伤感。如今,看到手机店里曾经独领风骚的诺基亚默默地缩在一个角落里,让人唏嘘不已。 “干爹”微软在完
..
导读:简介:诺基亚,曾经引领和代表了手机的一个时代。英雄末路,总是让人特别伤感。如今,看到手机店里曾经独领风骚的诺基亚默默地缩在一个角落里,让人唏嘘不已。 “干爹”微软在完成收购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

简介:诺基亚,曾经引领和代表了手机的一个时代。英雄末路,总是让人特别伤感。如今,看到手机店里曾经独领风骚的诺基亚默默地缩在一个角落里,让人唏嘘不已。

“干爹”微软在完成收购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,便以裁员的方式“发落”了诺基亚。本该是一个尽情悲伤的时刻,被一群抢人的、看热闹的,甚至是借此做事件营销的局外人,搅和成了一场黑色幽默。

这一刻,比悲伤更悲伤。

猜不透的“N+2”

8月5日12点20分,周辉(化名)已早早吃完饭,并绕了办公大楼一圈,回到公司位于兴盛街的北门。

环绕公司的是一圈林荫路,2011年来到这个公司,周辉从未如此频繁地在此绕弯,何况是在如此闷热的三伏天。

如果这些天站在这栋标着“NOKIA”5个字母的玻璃大楼门前,你能看到,中午和晚上,有很多人和周辉一样:脖子上挂着印有微软标志的员工胸牌,三五成群地围绕着这栋大楼“遛弯”。

一切看似平常,气氛实则异常焦躁。

周辉说,自己和同事都不是来散心的。这些天,他们趁工作间隙,一起聊出路,分享求职经验,度过最后这一段同事时光。

四天前,周辉曾和数百名员工在办公楼前聚集。他们尽管手中举着带有“抗议微软恶意收购暴力裁员”“我们要工作”等标语的牌子,脸上仍然茫然无措。

“我们都是高素质的文化人,手里举着‘抗议’,实际并没有抗议。”周辉对新金融记者说,“事实上,我们只是希望有人能关注这件事,哪怕只是多一些对我们有利的声音。”他给新金融提供的照片显示,“抗议”当天,有人手里尽管举着被他们重新命名为“Microshit”的牌子,却一脸平淡低头看着手机。

“我们不会闹事,”周辉说,“对于诺基亚,我们都很有感情。”

周辉说,当初很早就听说同校师哥在诺基亚办公,很羡慕,所以研究生毕业后,过五关斩六将地来到了这座大楼。

据周辉等诺基亚员工透露,楼里设有自助西餐厅、茶馆、健身房、美发、桑拿和心理诊所等福利设施。“办公桌是能升降的,吃完饭不想变胖,可以选择站着办公。经常出差的人,办公桌和文件柜是可移动的,柜子上有信封口,能随时接收信件。公司还组建过父母俱乐部,相互交流育儿经验。还有24小时热线,解决生活上的鸡毛蒜皮。”

周辉和同事们心里很是不舍的这栋大楼,占地面积70000多平方米,于2007年竣工。当时,这栋大楼获得了由美国绿色建筑协会颁发的“绿色大楼”金奖,成为中国第一座获此殊荣的新建商用建筑。当时,正值诺基亚风光之时,这座大楼从设计阶段就严格遵循美国绿色建筑协会制订的“绿色建筑评估体系”标准,甚至采用了“会呼吸的玻璃幕墙”等环保设计。和普通商用建筑相比,大楼节能20%,节水37%。

我们上班也不用穿正装,周辉说。据他透露,除了其他公司都有的公积金、医疗保险和带薪年假外,他们一年还有一次可报销的旅行。

可这一切,随着人力资源部的一纸裁员通知书幻灭了。

8月4日晚间,被裁员工收到人力资源部邮件:将按照“N+2”标准倍数的月薪进行补偿。

“公司对于‘N’没有明确定义,但肯定不是外界所传的工作年限,工作多年的并不能获得更多赔偿。我们猜测的是个人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,或者是社会平均工资的3倍。”周辉说。“但是‘2’已经很明了了,公司说‘2’就是‘Basic’,就是基本工资,这个没多少钱的。”

2013年,北京市社会平均工资为69521元,月平均工资为5793元。“如果是按照社会平均工资3倍的话,我们会很吃亏。”周辉向新金融记者透露,位于这座大楼普通岗位的员工月平均工资在2万至3万元之间。

周辉说,这两天,为了让他们痛苦地走,微软开始出“大招”了。

“人力资源部通知,每天前300名申请离职的员工将收到微软赠送的一部Lumia 630作为奖励。”这款手机的市场价格在1000元左右,在周辉们看来,这不仅是侮辱,同时也很可笑。“现在就是僵持阶段,我们收到裁员通知那天就被告知,如果不同意这种赔偿方案,微软将进行单方面‘硬裁’。”

据悉,位于这座大楼的诺基亚中国总部有正式员工2700人左右,最终只能留下300人,裁员率近90%。一位诺基亚员工向新金融记者透露,剩下的300人可能将搬去中关村办公,70多辆班车也将停运。另有员工透露,未来闲置的这座气势恢宏的“绿色大楼”可能租出去,也可能卖掉。

同时,位于“绿色大楼”附近的诺基亚工厂也在同一时间进行裁员,补偿方案仍在协商中。

这个酷夏,诺基亚员工被泼了一大盆冷水。大洋彼岸的那头,日子也不好过。

一个名为“微软华人互助会”QQ群的多名网友告诉新金融记者,几乎在同一时间,诺基亚的老板——微软,也进行了裁员。

“第一期被裁的人数是1300人。补偿的标准是N/2+2,还不如国内。”一名在美国西雅图微软工作的中国人对新金融记者表示。

再就业“很难”

这里的员工们,习惯了轻松的办公环境,习惯了丰厚的薪资待遇,甚至习惯了这座“绿色大楼”的阳光普照。

用他们的话来说,这个时候,要突然走到外面的世界,很难很难。

周辉说,从去年9月,诺基亚被微软收购后,他们就担心会有裁员发生。“并购,裁员,从来都是一起的。”周辉告诉新金融记者,微软变成背后的东家后,周围就有人开始准备找工作。“说不清为什么,一种冰冷的直觉,即便是不裁员,我们也不可能维持现有的待遇。”

“大家之所以都没走,是在等着年底的奖金和最后的赔偿。”他说。

在“绿色大楼”门口,新金融记者看到几名新来的实习生。“半个月前来的,当时没人告诉我们公司裁员,现在也没人告诉我们以后去哪儿实习。”他们说。

老东家诺基亚温情,新老板微软无情,裁员之际,这栋大楼里的员工做出如是总结。

8月1日,“绿色大楼”一层大厅,在上午10点半左右开了一个沟通会,主题是员工与公司“和平分手”。随后,微软方前来招聘的人被情绪激动的诺基亚员工哄下了台。

微软此刻抛出的“橄榄枝”,在诺基亚员工眼里,形同打发要饭的的几个“赏钱”,毫无尊重可言。

相比之下,“亲爹”诺基亚自身正在筹备员工培训会,为他们重新梳理专业知识,了解行业局势,最后再“托”他们一次。

一位诺基亚员工对新金融记者说,楼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搞技术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不怕失业。IT行业的人,通常是一次比一次跳得更高。“我们这里30多岁的人最多,比下不如刚毕业的学生年轻有干劲,比上不如老IT人有经验。最关键的是,这几年,我们与时代脱节了,我们在诺基亚自己的平台工作,远离大趋势之外。”

从根本上说,智能手机终极对决的就是操作系统。这位员工说,这几年来,虽然诺基亚也在不断更换手机的操作系统,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都证明集团策略的失误。“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研究S30、S40和塞班系统,而后也有过短暂的Meego和Windows Phone系统。而主流是什么?是安卓。”

他说,今年2月份公司才刚刚启动研究安卓系统。而那个时候,公司上下打算自谋出路的意味已经很浓了。

“其实学习研究一个新的系统也并不是很难,类似于微积分转为线性代数。思维的转换而已。”上述员工表示。“可是如果我们拿着一份写着‘研究塞班系统多年’的简历去找工作,没人会给我们时间重新培养对安卓系统的认识,他们会选择有安卓系统经验的。安卓系统经验是个敲门砖,我们被挡在了门外。”

他们中间去应聘的,能过一面的已经算是幸运,他说。

这几天,先是有中兴和华为等手机厂商通过各种方式向诺基亚员工抛来“橄榄枝”。后期,甚至有了几分黑色幽默的意味。“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。”一位诺基亚员工如是说。

8月4日下午,微博用户“零零发”发了一条消息称“好几个诺基亚的想来小米求职”,却对老东家的薪水高、假期多、工作少十分眷恋,不舍得离开。这位自称叫赵刚的用户最后说:“抱歉了,小米真的没有这种好职位啊!”言谈中颇为自得和不屑。

第二天,中国首富、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转发了这条微博,并评论称“从小米能请这种脑残当员工就能看出这个企业是什么样的”。除了指责小米善于抄袭和炒作外,王思聪还要“更加坚定地做一个米黑”。

随后的48小时内,“零零发”的微博被转发了3万多次,讨论者自觉站队,分别力挺小米和王思聪。

8月6日中午,后知后觉的魅族才通过官方微博宣布,愿意招聘即将离职的诺基亚员工,并喊出了一个文艺口号——“为了下一个经典,重装上阵”,还配上了一张握手图片,效仿诺基亚经典的开机画面。

同时,和这个行业几乎完全不相干的阿里巴巴也来凑热闹,试图玩一次事件营销。阿里巴巴在官方微博称“诺基亚是一家伟大公司”“愿意为即将离开的优秀人才提供一个梦想的舞台”。

就这样,本该是一个充满浓郁哀伤的告别时刻,被一群局外人编排成一场闹剧。其中苦楚,只有诺基亚员工方能体味。

“巨人”倒下

去年9月,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,3.2万名诺基亚员工加入微软。今年4月份该项收购完成。可就在两周前,微软公布了成立三十九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,裁减人数达1.8万人。其中,刚刚并入的诺基亚手机部门就裁掉1.25万人,占裁员总数的七成,而中国是重灾区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2012年8月,摩托罗拉传出消息,在全国范围内裁员20%,约4000人,并关闭全球94个办事处中的三分之一。这,距离摩托罗拉移动被谷歌收购仅仅三个月。

曾经,摩托罗拉也视为业界“黄埔军校”。上世纪90年代,腰间“滴滴”的传呼声被视作身份的象征,摩托罗拉传呼机市场份额曾达到80%以上。

巨人倒下,时代变了,手机历史被改写。

有人说,苹果在手机市场插了一脚,格局被颠覆。2007年,人们从没见过的iPhone诞生。就在那一年,摩托罗拉市场份额跌破10%。由于前些年高增长的惯性,当时的诺基亚还没把苹果这个敌人“放在眼里”。当时,诺基亚的广告宣传语还是“你每眨一次眼睛,我们就卖出了四部手机”。

科技新贵总是快速诞生和疯长,但是只要一步没有把握住市场,方向没有定准,就会被行业飓风吹得见不到踪影。之所以一直在战斗,因为如果你不变,哪怕慢了一步,就会被打倒。

大到高层定位失误,小到外观设计老套。关于诺基亚为何倒下,已被行业说了又说,无须赘述。

用户心里,不会过多去想它为什么走到今天,反复咀嚼的,是它给他们留下的点点滴滴。

几天前的云南鲁甸地震,让人们再一次回忆起这些年,这个芬兰公司在灾区艰难岁月里做过的一些事。2008年,汶川地震:诺基亚捐款5000万元,三星捐款3400万元,苹果捐款50万元。2010年,玉树地震:诺基亚捐款250万元,三星拒绝捐款后捐款100万元,苹果未捐款。2013年,雅安地震:诺基亚捐款100万元,三星捐款60万元,苹果捐款50万元。

如今,苹果市值逾6000多亿美元,三星近2000亿美元,诺基亚则仅剩100多亿美元。

2013年9月3日,诺基亚前任CEO约玛·奥利拉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同意微软收购时最后说了一句话: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不知为什么,我们输了。说完,连同他在内的几十名诺基亚高管一同落泪。

一个被时代抛弃的王朝,黯然离场,留下的只有荒凉。

我要评论

已有0条评论
好评
0
中评
0
差评
0
       匿名发表      (内容限1至500字)    当前已经输入 0